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竹叶

一个个,影重重,竹竿拔节透碧丛。 滴翠恰逢雷阵雨,水珠闪烁映长虹。 —《捣练子》

 
 
 

日志

 
 
关于我

喜欢文学,尤其诗词。现为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华诗词文化研究所研究员,甘肃省诗词学会理事,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甘肃省陇风诗书画社社员。1974年习作诗词,1989年发表处女作,并经常深入生活,观察生活,撷取生活中的动人春色和精彩的瞬间。以真为生命,以善为灵魂 ,以美为本质,言志、言爱、言情,抒发自己的情感和描绘七彩的人生。曾在《中华诗词年鉴》《亲情诗简》等书刊上发表诗词作品1000多首,并有部分作品在各种诗词大赛中获得特等奖、金奖、银奖、荣誉奖、佳作奖及优秀奖。合著出版诗集《四家诗》《四家吟》《四家韵》。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王力《汉语诗律学》(3)  

2014-01-25 19:33:34|  分类: 诗词格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力《汉语诗律学》(3) - 老高小生 - 王玉珏博客

 

《汉语诗律学》作者:王力[罗贤生等转抄近体诗部分]


第四节近体诗的用韵
  4.1我们在导言(1.5– 6.)里说过,唐宋诗人用韵所根据的韵书是《切韵》或《唐韵》,凡韵书中注明“同用”的韵就可以认为同韵;到了元末,索性把同用的韵归并起来,稍加变通,成为一百零六个韵。这一百零六个韵就是后代所谓《平水韵》,也就是明清时代普通所谓“诗韵”。由此看来,若说唐宋诗人用韵是依照《平水韵》的,虽然在历史上说不过去,而在韵部上却大致不差。现在我们就把这一百零六个韵列表如下,并附注着《唐韵》原来的韵目:
  平声
  上平一东东 二冬冬钟三江江 四支支脂之五微微
  六鱼鱼七虞虞模八齐齐九佳佳皆十灰灰
  十一真真谆臻十二文文欣十三元元魂痕十四寒寒十五删删山
  下平声一先仙二萧萧宵三肴肴四豪豪五歌歌戈
  六麻麻七阳阳唐八庚庚耕清九青青十 蒸蒸登
  十一尤尤侯幽十二侵侵十三覃覃谈十四盐添岩十五咸咸凡
  上声
  一董董二肿肿三讲讲四纸纸旨止五尾尾
  六语语七麌麌姥八荠荠九蟹蟹骇十贿贿海
  十一轸轸准十二吻吻十三阮阮混很十四旱旱缓十五潸潸产
  十六铣十七筱十八巧十九皓二十哿
  廿一马廿二养廿三梗廿四迥廿五有
  廿六寝廿七感廿八俭廿九豏
  去声
  一送 二宋 三绛 四置 五未
  六御 七遇 八霁 九泰 十卦
  十一队十二震十三问十四愿十五翰
  十六谏十七霰十八啸十九效二十号
  廿一个廿二祃廿三漾廿四敬廿五径
  廿六宥廿七沁廿八勘廿九艳三十陷
  入声
  一屋 二沃 三觉 四质 五物
  六月 七曷 八黠 九屑 十药
  十一陌十二锡十三职十四缉十五合
  十六叶十七洽
  4.2关于某字归某韵,现在除了硬记之外,没有妥善的辨证法可以知道。但是,有一个方法可以帮助记忆,就是记取字的声符(谐声偏旁)。譬如你知道了“今”字在侵部,那么,凡是从“今”字得声的字,如“吟、琴、衾”等,也该都在“侵”部。由此类推,咱们可以知道,“饥”“饥”不同韵:因为从“儿”得声的“肌”在支韵,所以“饥”也该在支韵,因为从“几”得声的“机、矶”在“微”饮,所以“饥”该在“微”韵。不过这种类推法也不能百发百中,譬如“庐、驴”在“鱼”韵,而“卢、炉、泸、轳”在“虞”韵;“才、财、孩、该”在灰韵而“豺、骸”在佳韵,这些仍旧是要靠硬记的。
  4.3《广韵》里的“蒸登”相配的上声“拯等”被后人并入“迥”韵,去声“证瞪”被并入“径”韵,这是很不合理的。但是,因为近体诗很少用仄韵,所以没有太大关系。只与平声“欣”韵,在《唐韵》里本来注明是独用的,并未认为可以与“文”韵同用。(这是依照戴东原的考证,现在我们看见的广韵则注为同用。)中唐以前(约在公元七八零年以前),诗人因为“欣”韵字少,大约又因为它的声音和真韵较近,所以往往把它和真韵同用。(注意,当时并不和文韵同用。)欣韵常用字有“欣、殷、勤、芹、斤、筋、垠”等,试看下面的两个例子:
  崔氏东山草堂杜甫
  爱汝玉山草堂静,高秋爽气相鲜新。
  有时自发钟磬响,落日更见渔樵人。
  盘剥白鸦谷口栗,饭煮青泥坊底芹。
  何为西庄王给事,柴门空闭锁松筠。
  答前篇刘禹锡
  小儿弄笔不能嗔,涴壁书窗且当勤。
  闻彼梦熊犹未兆,女中谁是卫夫人。
  大约在晚唐以后,欣韵渐渐游移于真文之间,最后由于《广韵》里的次序是欣近于文,就混入文韵了。
  4.4近体诗的用韵甚严,无论绝句、律诗、排律,必须一韵到底,而且不许通韵。第四节至第六节里所举诸例,都可以作为证明。各韵所包括的字数很不相称,有些韵宽,有些韵窄。宽韵可以很自由,窄韵就会令人受窘;但是,有文才的人有时侯却故意用窄韵来显本领。依宽窄的程度而论,诗韵大约可分为四类,如下(举平韵以包括窄韵):
  (1)宽韵:
  支 先阳 庚尤 东真
  (2)中韵:
  元 寒鱼 萧侵 冬灰 齐歌 麻豪
  (3)窄韵:
  微 文删 青蒸 覃
  (4)险韵:
  江 佳肴 咸
  4.5这种分类自然带有多少武断性,未必能得人人的同意。再者,像微文删三韵,字数虽少,却是非常的合用,所以诗人很喜欢用它们。
  4.6出韵是近体诗的大忌;宁可避免险韵,决不能让它出韵。《红楼梦》第四十八回说:
  探春隔窗笑道:菱姑娘,你闲闲罢。香菱怔怔答道:闲字是十五删的,错了韵了。
  从前的人确受这种严格的拘束。科场中,诗出了韵(又称“落韵”),无论诗意怎样高超,只好算是不及格。现在我们试举几个险韵诗的例子:险韵也不能出韵,其他的韵可想而知了。例如:
  (一)江韵
  季秋苏五弟江楼夜宴杜甫
  对月那无酒,登楼况有江。
  听歌惊白鬓,笑舞拓秋窗。
  尊蚁添相续,沙鸥并一双。
  尽怜君醉倒,更觉片心降。
  答刘连州邦字柳宗元
  连璧本难双,分符刺小邦。
  崩云下漓水,劈箭上浔江。
  负弩啼寒狖,鸣枹惊夜狵。
  遥怜郡山好,谢守但临窗。
  (注意:勿与阳韵混。)
  (二)佳韵
  和李仆射雨中寄卢严二给事张籍
  郊原飞雨至,城阙湿云埋。
  迸点时穿牖,浮沤欲上阶。
  偏滋解箨竹,并洒落花槐。
  晚润生琴匣,新凉满药斋。
  从容朝务退,放旷掖曹乖。
  尽日无来客,闲吟感此怀。
  襄阳为卢窦纪事元稹
  风弄花枝月照阶,醉和春睡倚香怀。
  依稀似觉双环动,潜被萧郎卸玉钗。
  谴悲怀元稹
  谢公最小偏怜女,自嫁黔娄百事乖。
  顾我无衣搜荩箧,泥他沽酒拨金钗。
  野蔬充膳甘长藿,落叶添薪仰古槐。
  今日俸钱过十万,与君营奠复营宅。
  (注意:勿与灰韵混。)
  (三)肴韵
  堂成杜甫
  背郭堂成荫白茅,缘江路熟俯青郊。
  桤林碍日吟风叶,笼竹和烟滴露梢。
  暂止飞乌将数子,频来语燕定新巢。
  旁人错比扬雄宅,懒惰无心作解嘲。
  陪诸公上白帝城头宴越公堂之作杜甫
  此堂存古制,城上俯江郊。落构垂云雨,荒阶蔓草茅。
  柱穿蜂溜蜜,栈缺燕添巢。坐接春杯气,心伤艳蕊梢。
  英灵如过隙,宴衎愿投胶。莫问东流水,生涯未即抛。
  江边四十韵元稹
  官借江边宅,天生地势坳。欹危饶坏构,迢递接长郊。
  怪鵩频栖息,跳蛙颇混淆。总无篱缴绕,尤怕虎咆哮。
  停潦鱼招獭,空仓鼠敌猫。土虚烦穴蚁,柱朽畏藏蛟。
  蛇虺吞檐雀,豺狼逐野麃。犬惊狂浩浩,鸡乱响嘐嘐。
  濩落贫甘守,荒凉秽尽包。断帘飞熠耀,当户网蟏蛸。
  曲突翻成沼,行廊却代庖。桥横老颠枿,马病裛刍茭。
  一一床头点,连连砌下泡。辱泥疑在绛,避雨想经崤。
  相顾忧为鳖,谁能复系匏。誓心来利往,卜食过安爻。
  何计逃昏垫,移文报旧交。栋梁存伐木,苫盖愧分茅。
  金琯排黄荻,琅玕袅翠梢。花砖水面斗,鸳瓦玉声敲。
  方础荆山采,修掾郢匠铇。隐锥雷震蛰,破竹箭鸣骹。
  正寝初停午,频眠欲转胞。囷圆收薄禄,厨敝备嘉肴。
  各各人宁宇,双双燕贺巢。高门受车辙,华厩称蒲捎。
  尺寸皆随用,毫厘敢浪抛。篾馀笼白鹤,枝剩架青䴔。
  制榻容筐篚,施关拒斗筲。栏干防汲井,密室待持胶。
  庭草佣工薙,园蔬稚子掊。本图闲种植,那要择肥硗。
  绿柚勤勤数,红榴个个抄。池清漉螃蟹,瓜蠹拾螌蟊。
  晒篆看沙鸟,磨刀绽海鲛。罗灰修药灶,筑垛阅弓弰。
  散诞都由习,童蒙剩懒教。最便陶静饮,还作解愁嘲。
  近浦闻归楫,遥城罢晓铙。王孙如有问,须为并挥鞘。
  (四)咸韵
  送孙逸归庐山得帆字刘长卿
  炉峰绝顶楚云衔,楚客东归栖此岩。
  彭蠡湖边香橘柚,浔阳郭外暗枫杉。
  青山不断三湘道,飞鸟空随万里帆。
  常爱此中多胜事,新诗他日伫开缄。
  送王校书韦应物
  同宿高换时节,共看移石复栽杉。
  送君江浦已惆怅,更上西楼看远帆。
  (注意:原则上咸韵不应与覃盐相通;至于元寒删先四韵,则绝对不能与咸同用。)
  4.7盛唐(约在公元七一三至七七九)以前,除上面所说欣韵的情形之外,近体诗绝对不出韵[注五];中唐(约在公元七八零至八四零)以后,偶然不免有出韵的情形。例如:
  茂陵李商隐
  汉家天马出蒲梢,苜蓿榴花遍近郊。
  内苑只知含凤嘴,属车无复插鸡翘。
  玉桃偷得怜方朔,金屋修成贮阿娇。
  谁料苏卿老归国,茂陵松柏雨萧萧。
  (梢、郊属肴,翘、娇、萧属萧。)
  贞元中侍郎舅氏刘禹锡
  曾作关中客,频经伏毒岩。
  晴烟沙苑树,晚日渭川帆。
  昔是青春貌,今悲白雪髯。
  郡楼空一望,含意卷高帘。
  (前半首用咸韵;后半首用盐韵。)
  4.8其他如杜牧《题木兰庙》以“儿、眉、妃”为韵(支微),李商隐《无题》以“重、蓬、通、红、风”为韵(冬东),李远《游故王驸马池亭》以“珑、通、风、红、浓”为韵(东冬),曹唐《小游仙诗》以“飞、稀、诗”为韵(微支),崔钰《水精枕》以“冰、胜、簪、凝、襟”为韵(蒸侵),司空图《杨柳枝寿宫词》以“帘、函、衫”(盐覃)为韵,刘兼《蜀都春晚感怀》以“披、追、泥、堤、啼”为韵(支齐)。宋人也偶然有出韵的例子:
  怀嵩楼新开南轩欧阳修
  绕郭云烟匝几重,昔人曾此感怀嵩。
  霜林落後山争出,野菊开时酒正浓。
  解带西风飘画角,倚栏斜日照青松。
  会须乖醉携嘉客,踏雪来看群玉峰。
  (重、浓、松、峰属冬韵,而嵩却属东韵。)
  傅尧俞济源草堂苏轼
  微官共有田园兴,老罢方寻隐退庐。
  栽种成阴十年事,仓黄求买万金无。
  先生卜筑临清济,乔木如今似画图。
  邻里亦知偏爱竹,春来相与护龙雏。
  (无、图、雏属虞韵,而庐却属鱼韵。)
  这还可以说是用“古风“的宽韵来写律诗(苏轼这首诗可认为古风式的律诗);至于像下面这两首的用韵,就嫌太离绳墨了:
  燕昭王墓罗隐(晚唐)
  战国苍茫难重寻,此中踪迹想知音。
  强停别骑山花晓,欲吊遗魂野草深。
  浮世近来轻骏骨,高台何处有黄金?
  思量郭隗平生事,不殉昭王是负恩。
  (寻、音、深、金都属侵韵,而恩却属元韵。)
  雨 陈与义(宋)
  霏霏三日雨,蔼蔼一园春。
  雾泽含元气,风花过洞庭。
  地偏寒浩荡,春半客竛竮。
  多少人间事,天涯醉又醒。
  (庭、竮、醒属青韵,而春却属真韵。)
  4.9自唐至清,近体诗固然限用本韵,古体诗也不过偶用邻韵。除了“先“韵可认为“元寒删”的邻韵,又“江”可勉强认为“阳”的邻韵外,上平声和下平声绝对没有相通之理(仄声依平声类推)。譬如依照现代北方话,侵可通真,覃可通寒,盐可通先,依照西南官话,真可通庚青蒸,依照皖湘滇方言,阳可同寒,依照吴语,歌可通虞,(一部分字如蒲、孤、都等),诸如此类,非但和近体诗的规律不相容,而且和古体诗的规律也是不合的。
  4.10总之,宋代以前,近体诗之出韵者,千首中难见一二首[注六],自然不可为训。何况千数百年来,传抄难免有误。例如上文第二节所举白居易的百韵排律,中有一联是:荏苒星霜换,回环节侯推。“推”一本作“催”,当为传抄之误,因为决没有能用九十九支韵字。而偏让一个字出韵的道理。又如杜甫《偶题》中有一联是:漫作潜夫论,虚传幼妇碑。“碑”字一本作词,也是错的。杜甫时代,《唐韵》中的支韵尚未与脂之相混,此诗中连用知、垂、斯、为、规、疲、奇、儿、亏、碑、易、枝、危、卑、池、麾、支、宜等二十二个韵字都是支韵字,决没有插进一个之韵的“词”字的道理。这些都是后人所擅改,不可不知。
  4.11近体诗以平韵为正例,仄韵非常罕见。仄韵律诗很像古风;我们要辨认它们是不是律诗,仍应该以其是否用律句的平仄为标准。下面是一些仄韵律诗的例子:
  1.五律
  湘中纪行十首(录一)刘长卿
  浮石濑
  秋月照潇湘,月明闻荡桨。
  石横晚濑急,水落寒沙广。
  众岭猿啸重,空江人语响。
  清晖朝复暮,如待扁舟赏。
  (十首之中,有五首是平韵五律,其余五首自应认为仄韵五律。平仄亦合于律诗。)
  海阳十咏(录一)刘禹锡
  蒙池
  潆渟幽壁下,深净如无力。
  风起不成文,月来同一色。
  地灵草木瘦,人远烟霞逼。
  往往疑列仙,围棋在岩侧。
  (十首之中,也有五首平韵,五首仄韵,与刘长卿的《湘中纪行》情形相同。)
  2.七律
  意绪韩偓
  绝代佳人何寂寞!梨花未发梅花落。
  东风吹雨入西园,银线千条度灵阁。
  脸粉难匀蜀酒浓,口脂易印吴绫薄。
  娇娆意绪不胜羞,愿倚郎君永相着。
  仄韵近体五绝较为常见。例如:
  送方外上人刘长卿
  孤云将野鹤,岂向人间住?
  莫买沃洲山,时人已知处。
  忆鄱阳旧游顾况
  悠悠南园思,夜向江南泊。
  楚客断肠时,月明枫子落。
  仄韵近体七绝非常罕见,兹不举例。
  4.12仄韵律诗和绝句可以说是近体诗和古体诗的交界处。近体诗和古体诗的界限相当分明,只有仄韵律绝往往也可认为“入律的古风”(参看下文第三十一节),因为近体律诗毕竟是以平韵为主的。
  4.13未了,我们顺带谈一谈“限韵”和“和诗”。
  限韵,有两种情形:第一,是试场的限韵,第二是诗人雅集的限韵。从性质上又可分为两类:第一,是限韵不限字,例如唐贞元进士的试题是《赋得春风扇微和》,大约是限用东韵或真韵(见《全唐诗》卷十三)。第二,是限韵兼限字,此类又可细分为两种:一种是限定一个字,其余的韵脚随便凑用。例如上文所举柳宗元《答刘连州邦字》和刘长卿《送孙逸归庐山得帆字,就是诗中必须用“邦、帆”字做韵脚,凡题目有“得某字”者,都是这一类;另一种是把全首诗的韵脚都预先指定了[注七],例如梁曹景宗凯旋,侍武帝宴,群臣用韵已罄,只余“竞、病“二字。景宗作诗云:去时儿女悲,归来笳鼓竞。借问行路人,何如霍去病?
  4.14和诗,最初的时候是一唱一和,并不一定要用对方的原韵或原韵脚。例如韩察、崔恭、陆缠、张贾、胡证都和张弘靖的《山亭怀古》,张诗原用的是支韵;韩察用的是先韵;崔恭用的是东韵;陆胡二人虽也用支韵,而韵脚无一字与原诗相同(《全唐诗》卷十三)。但是,唐人偶然也喜欢用原韵,例如刘禹锡同乐天和微之深春二十首,就注明同用“家、花、车、斜”四韵。宋代以后,和诗就差不多总要依照原韵,叫做“次韵”或“步韵”,例如苏轼的《次韵曹辅寄壑泉试焙新芽》。这样,和诗的人就成了被限韵脚了。
  4.15此外,尚有所谓“用韵”,是用古人某诗的原韵,其实等于和古人的诗。又有所谓“叠韵”,是用自己做的诗的原韵(如连叠多次,就称为“再叠”、“三叠”等)。其实等于和自己的诗。这些都不必细述。
  附注
  [注五]不能说得太绝对。杜甫的律诗就有一首出韵的。
  雨晴
  天外秋云薄,从西万里风。
  今朝好晴景,久雨不妨农。
  寒柳行疏翠,山梨结小红。
  胡笳楼上发,一雁入高空。
  (风、红、空属东,农属冬。)
  有些诗似乎出韵,其实不是的。例如:
  北风杜甫
  北风破南极,朱风日威垂。
  洞庭秋欲雪,鸿雁将安归。
  十年杀气盛,六合人烟稀。
  吾慕汉初老,时清犹茹芝。
  (垂、芝属支,归、稀属微。)
  仇兆鳌《杜诗详注》于《北风》引胡应麟曰:此诗首尾惧四支韵,中间两用五微。尽古体通用,非出韵也。律诗出韵者,《玉山》诗出“芹”字,《雨晴》诗出“农”字。排律出韵者,《赠王侍御契》出“勤”字。尽检点少疏,即作家亦未能免耳。力按,胡氏认为《北风》是古诗(不是律诗),这是对的。“北风”句,“鸿雁”句,“十年”句,“六合”句,“吾慕”句,“时清”句,都是拗句,所以不是律诗。此外,《玉山》诗的“芹”字,《赠王侍御契》出“勤”字,都是“欣”韵字。不算出韵(说见本书4.3)。只有《雨晴》诗“农”字可以认为出韵。
  [注六]《切韵》时代,支脂之分为三韵,平水韵合为一韵(支)。杜甫诗中,支韵常独用,脂之则同用。例如《紫宸殿退朝口号》叶“垂、仪、移、知、池”全用支韵字,不杂脂之韵字;又如《夔府书怀》叶“师、迟、时、慈、诗、其、欺、缁、私、衰(仇注:所追切)、期、颐、悲、遗、旗、黎、词、疑、夷、茨、帷、持、司、思、追、眉、锥、之、棋、尼、葵,《苏大侍御访江浦赋八韵记》叶“之、诗、时、丝、芝、悲、迟(实只七韵),两诗全用脂之韵字,不杂支韵字。
  [注七]《红楼梦》第三十七回,探春等人咏海棠诗,每人七律一首,限用门、盆、魂、痕、昏五个字作韵脚。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